香港六合彩特码总公司
巴中門戶 權威、深度、融合、悅讀 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 招商熱線:0827-5555503
 主管:中共巴中市委 主辦:巴中日報社 總編輯:張大梁  巴中日報集團網群:巴中日報 巴中晚報 今日巴中 巴中傳媒網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報微博  
 
影視明星納稅“不能說的秘密”
  www.lkuuk.icu 巴中傳媒網 2018-06-04 來源:北京商報  【打印】【關閉
  
 
原標題:影視明星納稅“不能說的秘密”

  知名主持人崔永元的一條微博,讓影視圈“陰陽合同”成為時下業內外關注的熱點話題。而這個“秘密”,在從業者看來卻早已成為影視圈里的行業潛規則。伴隨近些年來影視行業的持續高溫,影視明星的酬勞也在水漲船高,他們又是如何遵守“依法納稅”義務?北京商報沸點調查小組對此展開了深入調查。

  納稅主體的學問

  若想弄清演員的納稅問題,首先需要搞清楚一個問題,那就是針對演員的演出合同,究竟誰才是納稅義務人?

 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趙虎表示,根據《個人所得稅法》第八條釋義:個人所得稅,以所得人為納稅義務人,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。從這個規定來看,是不是演員的演出合同中,演員是納稅義務人呢?未必,現實中要更為復雜,“主要原因就在于很少有演員作為合同的一方主體簽訂合同,經常是演員的經紀公司對外簽訂合同,這種合同中,演員沒有簽訂合同,片酬也不是打到演員的銀行賬戶里,自然演員不是納稅義務人”。

  北京商報沸點調查小組調查發現,通常情況下,片方會把演員的片酬打給演員的經紀公司,最終再由演員所在的經紀公司進行下一步再分配,即所謂的給演員發“工資”,“只有在這個時候,當演員拿到‘工資’時,才需要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”。趙虎強調。

  “很少有片方或者經紀公司會直接把片酬打到演員的賬戶中,因為這樣對于演員來說會很不劃算。”制片人王亮表示,根據個人所得稅起征點規定,當個人全月應納稅所得額超過8萬元時,稅率是45%,這也就意味著扣除這8萬元后的片酬,有近一半要進行上繳。

  因此,如今大部分的片酬都不是經紀公司直接給明星發“工資”,而是經紀公司與演員工作室有協議,經紀公司需要根據協議把一部分片酬打入演員工作室,最后由演員工作室根據《公司法》等法律規定進行分配,而非《個人所得稅法》進行最后的分配,這樣一來會減少很大部分的納稅額。

  神秘公司成避稅利器

  “對于整個行業來說,此次崔永元在微博曬出的陰陽合同,只是冰山一角,明星通過各種途徑避稅,絕非個例。”制片人索先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為了逃避稅收,明星會在“納稅”二字上做足文章,在此過程中,包括明星個人工作室、 明星成立(或參股)的一系列公司,都成了避稅的利器。

  “舉例來說,明星A某通過自己名下的工作室參與了某部影視劇演出,制片方會把片酬直接打到A某名下的工作室,如果數目相當可觀,這筆錢會以理財或者投資的名義,再次轉入到A某成立的C公司,進入到C公司后,這筆錢會轉入到A某參股的D公司,以此類推,直到經過核算后,需要繳納的稅點為最低,甚至為零時,再通過現金、置業等方式轉回至A某及其相關利益人的賬戶中。”索先生直言,“在此過程中,會有非常專業的理財顧問,甚至是專業的第三方財稅機構進行操作,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
  除此之外,還有一種時下比較常見的方式就是股權分紅模式。王亮直言:“尤其在電影市場,我們通常會發現一部電影的背后,有許多都叫不出名字的公司,這些公司就如曇花一現般,在一部電影里出現過一次,然后下次就再也見不著了,這些公司有時候就是明星自己成立的公司,甚至是為了一部影片而臨時注冊的公司,作為投資方進入到整個電影項目,以方便明星日后走賬。”

  “以演員C某為例,假設最初談好的片酬是3000萬元,那么與片方簽訂的對外可公布片酬金額也許只有1000萬元,C某的子公司還會以入股投資的名義和片方簽訂一個投資合同,而剩下的2000萬元片酬,就會以最終影片票房分紅的方式進入到C某的子公司。”王亮如是說。

  “如今這些明星名下的工作室或者公司的注冊地往往都在外地,他們在選擇注冊地的時候,通常考慮的唯一條件就是當地的稅收優惠政策。有些地方為了吸引公司進入,會提出一系列的稅收優惠減免政策,許多明星及其幕后運作團隊,正是瞄準了這個避稅的機遇。”影評人劉暢強調,“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,為什么如今國內有那么多甚至連一部作品都沒有,卻營業收入超高的影視公司出現。”

  監管難題待解

  從2010年全年電影票房首次突破100億元至今,國內電影票房市場一直在不斷上演著各種驚喜,刷新著各項紀錄。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,國內電影市場更是以超200億元的成績超越了北美市場,并刷新了全球電影市場單周及單月等多項票房紀錄。在從業者看來,國內電影票房市場在快速增容的同時,不僅為國內影視產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,也對相關政策引導、行業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“缺乏有效的監管措施,再加上懲處力度不足,是此類事件被曝光后引發輿論熱議的關鍵。” 導演宋亞星表示,無論是“陰陽合同”的存在,還是明星避稅、逃稅的各種套路,一方面,反映出相關監管缺失;另一方面,則反映出從業者自身法律意識及社會責任感的欠缺。“如今,國家稅務總局高度重視,責成江蘇等地稅務機關依法開展調查核實。如發現違反稅收法律法規的行為,將嚴格依法處理。盡管國內電影票房市場在近幾年來進入到蓬勃發展的階段,但客觀來講,我們如今離構建起成熟的電影工業體系還有很長一段距離,在此過程之中,行業的健康發展,需要政府及相關部門的支持與引導,需要從業者的自律,如果讓一些潛規則主導整個電影宣發體系的運營,必然會損害影視行業長久的良性運營。”

  劉暢表示,“以好萊塢為例,它的成熟不僅僅體現在影片質量,同時也體現在整個制片管理的流程上。好萊塢向來是制片人中心制,采取的是完片擔保的制片模式。一部電影從立項開始,就會有擔保公司進行介入,專業的工作人員會對整部影片的每一個環節進行風險把控。對于演員片酬這部分來說,當價格談妥之后,從合同簽訂到完成付款打款,都會有獲得一定資質的第三方公司進行全程監察,為的就是從根本上杜絕因明星偷稅、漏稅等不良行為所造成的負面影響,給影片本身,乃至背后的制作、投資公司帶來財務風險”。

  從業者表示,盡管一段時間以來,明星高片酬都是業內外熱議的話題,但從一定程度上來講,明星高片酬是市場導向的結果,明星所產生的商業價值,所引發的明星經濟,確實帶動著各行各業的消費,然而,在獲得高片酬的同時,強化明星依法納稅的意識,加強這方面的監管以及處罰力度,則是維護行業良性發展的必要手段。北京商報沸點調查小組

 
  
 
相關報道
 
香港六合彩特码总公司 上海时时查开奖结果查询 稳赚时时彩准确率99%杀两码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浙江双色球开奖走势 2019男篮世界杯投注网站 竞彩足球为什么买不了 时时彩高频计划网 88财富网站 白菜体验金老虎机平台 pk10冠军基本走势图